苏曼萧何小说爱后余生仍是你免费阅读

小说简介:短篇虐爱小说《爱后余生仍是你》已经整理好了,是以虐文著称的当红小说家茶二月 倾心撰写而成,讲述了苏曼萧何的悲欢离合。小说内容试读:走,我们现在去见萧何,我跟他说清楚,说我们什么都没有......

苏曼萧何小说爱后余生仍是你免费阅读

爱后余生仍是你

《爱后余生仍是你》第9章:躺在他妹夫的床上

走,我们现在去见萧何,我跟他说清楚,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是他家人找到你,逼迫你做这个决定的。

  赵熙毅怒吼着,执着地把我往酒店里拽。

  我怎么可能同意,天知道在下决心帮萧何回到从前的时候,我下了多大的勇气,不,我不要,赵熙毅你放开我!

  进去让萧何看看你这个惨样,告诉他你爱他,给我进来!

  我不知道赵熙毅为什么这么生气,也许是因为我太没出息了,连他这个旁观者都看不过眼了,眼看我就要被拽进酒店里,我真的怕了,低头一口咬着赵熙毅的胳膊,他吃痛松开手。

  我趁机转身就跑,只恨不得自己没有多长一双翅膀,可以飞到远远的天边去。

  苏曼!

  耳边传来赵熙毅的呼喊声,但我根本不敢停下来,我要去拿行李,我要离开宁城,我再也不要呆在这里了。

  拽着衣服冲进小巷子里,只要穿过这条小路,我就能回到家里了,我几乎用尽全身力气,刚走到拐弯处,忽然,有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,大力捂着我的嘴巴,把我朝巷子口停着的一辆面包车拖拽过去。

  我想要尖叫,可是被捂着嘴巴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,眼前出现一颗观赏树,我几乎想也没想手脚并用地抱着那颗大树,旁边又窜过来一个人,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,我疼的眼冒金星,脑袋都开始发晕。

  那人见我不松手,干脆用力把我的手往相反的方向折。

  呜呜我痛的眼泪狂飙而出,几乎听到自己骨折的声音,手无力的垂下来。

  快把人带上去,让人看到不好收拾。

  两人粗鲁地把我扔进面包车里,自己也跟着走进来,啪地一声把门关上,隔绝了外面的光线。

  你们要干什么?快放开我!我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可是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,显然不是要跟我做好朋友,焦急地去开车门,要是真被带走,我就叫天天不灵,喊地地不应了。

  松手!

  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横在我的脖子上,冰凉的触感冻的我一个激灵,我不敢再动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打开的车门再次关好。

  妈的,反应挺快的啊!干瘦的男人把我拽过去来回抽了几巴掌,找到胶带贴在我的嘴巴上,又用充电线把我的手反绑在背后,才坐回去让前面的人开车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今年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,没了爱人没了家,连走个路都能遇到抢人的,据说每年全国都有很多女人失踪,有的被卖了器官,有的被卖到黑暗场所直到死都没人知道,难道我也要落得这样的命运。

  大哥,人抓到了,要不我们在车里先尝尝味道?瘦子色眯眯的看着我,手在我的大腿上抚摸着。

  猴急了是吧,万一遇到交警怎么办?雇主说了要多找点人招待她,带回去让兄弟们都尝尝,再送去卖个肾什么的,还能再转一大笔。

  哎呀你先帮我看着我!瘦子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

  有人雇佣他们对付我,我瞪大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,到底谁这么恶毒,难道又是萧如意吗?我不相信,谭思琪来找我的事情她不知道,她根本就是想要我死啊,难道爱上一个人就罪无可恕吗?

  眼看那瘦子已经开始扯自己的皮带,我害怕的朝后缩,脊背贴在车门上,要是被他们玷污,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。

  眼角的余光瞥到路边的大运河,我甚至没有考虑,用尽所有力气纵身一跃,我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只跌落的大鸟一般,不断往下坠落,耳边风声呼呼,底下是清澈的湖水,死亡也距离我越来越近,永别了萧何

  

  五年后!

  南市的夜笙歌夜总会!

  我穿着单薄的纱衣在门口接客,大冬天的就算屋里开着暖气,但门口的冷风依旧往我脖子里灌,我只能缩紧身子让自己暖和一些。

  有个肥头大耳的大款从宝马里下来就叫嚷着要一箱皇家礼炮,我刚想上前,站在我旁边的露露用力撞了我一下跑到阶梯上,整个投入男人的怀抱里。

  我看在眼里,无奈地一笑,转身回到休息室给自己补妆,看到镜子里有些陌生的面孔,我有些愣怔,那一次跳河毁掉了我的容貌,做了整容手术后,我连父母给的长相都消失了。

  也幸好是这样,我才有勇气回到南市来!

  哇,江少来了,我们快过去,说不定今晚能运气好被江总点上!

  门口的姐妹忽然都朝舞台那个方向跑过去,我一听是江明贺来了,赶紧跟着跑,跑了两步又快速跑回来,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抱在怀里,舞台那里已经围满了花枝招展的女人,各个翘首以盼。

  我悄悄走过去,把盒子递给彪哥,小声道:彪哥,这是我所有的积蓄,全都在这里了,今晚,你能行个方便吗?

  彪哥嫌弃地打开盒子,看到数目之后眼里露出喜色,悄悄把盒子藏进怀里,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,我的心却在滴血,这三万块我攒了很久很久,若是还不成功,我和念念怕是连饭都吃不起。

  我希望江明贺能点上我,不是因为他年少多金适合当金主,而是因为他是萧如意的老公,萧何的妹夫,因为是家族联姻,他根本就不在意萧如意,整天在会所里跟别的女人厮混,但萧何很看不惯,总会来搅和。

  我想爬上萧何的床,也只能有这个办法了,可是我来会所三个月,想尽各种办法,他都没有正眼瞧过我,眼看着念念的病越来越重,我只能出此下策。

  江明贺点女人喜欢用俄罗斯方块,把女人的名字写在上面,虽然看着是公平,但彪哥是可以做小动作的,果然,当江明贺在众人的拥簇下转动轮盘,指针停留在我的名字上。

  我连忙走上台,朝他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。

  你就是我今晚的新娘吗?江明贺打了个酒嗝,在众目睽睽下弯腰将我抱起来直接跳下舞台。

  来,娘子,先香一个!

  • 2020-10-16 15:19:38 来源:WXB 作者:茶二月
    A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