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后余生仍是你最新章节_爱后余生仍是你全文阅读

小说简介:精品总裁豪门小说《爱后余生仍是你》的关键人物是苏曼萧何,书荒的朋友们快上车,精彩剧情等你读:行,消消气,消消气啊,今晚我请客,你想怎么玩都行,还不快过来陪陪萧总!安维汀也难得管这破事了,让一......

爱后余生仍是你最新章节_爱后余生仍是你全文阅读

爱后余生仍是你

《爱后余生仍是你》第13章:回忆里的钢管舞

行,消消气,消消气啊,今晚我请客,你想怎么玩都行,还不快过来陪陪萧总!安维汀也难得管这破事了,让一群姐妹过去给萧何倒酒。

  我一听可以接近萧何,巴不得第一个冲过去,可是跑的太急了,踩到地上的酒瓶子,一个狗啃泥就摔了出去,刚好摔在萧何的脚下。

  他用皮鞋抬起我的下巴,看清楚我的长相后,面色咻地沉下来,黑眸里迸发出一道冷冽的寒光,冷声道:是你?

  不是吧,我昨天跟萧何见面就那么几分钟,萧何还一眼就认出我来了,看他这样子,该不会还要为萧如意出气,给我个终生难忘的教训。

  萧哥认识?安维汀饶有兴味的扫了我一眼。

  哼!萧何抬起脚放在桌上,那纸巾在上面擦了几下,没有再理会我。

  安维汀见状走过来把我扶起来让我坐在他身侧,那些个围着萧何的女人开始不断朝他献殷勤,他来者不拒,偶尔还摸一下这个的胸,捏一下那个的脸,看的我很不是滋味。

  我知道萧何身边有很多女人,可是听说是一回事,亲眼看到是另外一回事,可是一想,又有点自嘲,我有什么资格去嫉妒呢?

  他现在结婚生子,事业顺遂,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完全配的上南市四少的称号,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,我后悔什么呢?

  怎么?看上我萧哥了?要不要给你引荐一下?安维汀的手忽然落到我的腰上,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。

  我感觉到危险连忙摇头,因为他的样子有点可怕,感觉到他的手不断往我衣服里钻,我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推开。

  要不,我给安少跳一只舞吧,我钢管舞跳的很好。

  好啊!

  得到安维汀的同意,我总算脱离了他的怀抱,把音乐调好,我走到舞台上,伴随着劲爆的音乐,随着竖在舞台中央的钢管翩然舞动起来,台下的萧何忽然转头看向我的方向。

  我开始更加卖力的跳动着,顺着钢管翻了几下,把自己姣好的身材展现在众人面前,又从高处滑落下来,脚步灵巧的一转稳稳地坐在地上,转身的时候,我朝萧何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笑脸。

  记得那一年的夏天,我也是在跳钢管舞的时候认识萧何的,他曾经说过,我跟别人不一样,台上那么多女人跳舞,只有我的笑容里,带着一滴未曾落下的眼泪,就是那一滴眼泪,让他再也移不开脚步。

  我不是想要让萧何察觉到我就是苏曼,我只是想要唤起他一点回忆,引起他的注意力罢了,也许这样,萧何就能点了我,哪怕紧紧是三个月就好,只要我好好养护着身子,说不定就能怀上孩子了。

  这妞儿带劲儿,看的我都起反应了,啧啧,这身材在床上一定很有趣。安维汀朝我吹口哨,把一个瓶子扔在地上,高喊道:脱快脱

  我皱起眉来,其实钢管舞并不是非要脱衣服的,会所里有很多专业的钢管舞舞娘,他们只需要跳舞就好,万一真有人看上了,花钱了她们也不会拒绝,但大多数时候,能不接客他们也不会接客。

  但偏生这帮家伙就喜欢看脱衣舞,我有点进退两难,因为我发现,在我跳完当年那一曲相同动作,相同曲调的钢管舞之后,萧何居然转头去跟一个姐妹聊天,还喝了那个姐妹递到嘴边上的酒,显然是对我没什么兴趣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是该着急,还是该觉得凄凉,萧何是不是,真的彻彻底底的,把我们从前的一些事情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呢?

  快脱!安维汀一发话,见我没有脱衣服,那些纨绔富二代跟打了鸡血一样,有人从包里那一一叠钱砸到舞台上,更有人直接把钱往我的衣服里塞,还说我只要脱下来,这些钱都是我的。

  我沉默了下,深深的看了眼萧何的方向,脱掉了单薄的外套,里面是性感的比基尼,胀鼓鼓的钱都在文胸里,低下头使劲吸了一口气,我从舞台上跳下来,不能这么坐以待毙,我就只能主动出击了。

  我拿起酒杯,喝了一口红酒,施施然走到那些人群里,正想要弯腰直接跟萧何来一次嘴对嘴喂酒,安维汀忽然一把把我拽到怀里去,上下其手摸了几下。

  别!我惊呼一声,露出一个娇嗔的表情,故意对着萧何的方向,这是我对着镜子练过很多次的,倔强的坚持着,柔弱凄凉,一看就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,果然,萧何多看了我两眼。

  安维汀已经按耐不住了,猴急地牵着我的手朝门外走,萧哥,你慢慢玩,有时间再约。

  等等!就在安维汀把我拉到门口的时候,萧何终于开口了。

  还有事?都说了江明贺的事情我不参合了,你们自己去瞎搅和吧。安维汀精虫上脑,已经迫不及待了,放在我腰间那只手不断的上下摩挲着。

  萧何的视线再次落在我身上,深邃的黑眸犹如深不见底的一汪寒潭,夹杂着的寒气扑面迎来,几乎要把我冻僵,带着穿透力的眼神跟激光一样,几乎要把我穿透,

  缓缓地,他朝我伸出手指,轻轻勾了一下,说:你怀里那只我觉得挺有趣的,等我玩几天再还给你。

  一瞬间,我感觉到那些陈年的,被掩藏的很好的伤疤又开始裂开了,泛着血色的液体不断朝外涌出来,我拼命地对自己说,萧何不知道是我,他不知道是我,他不是这样的人,才没有让自己失态。

  屋子里那些还在你侬我侬的男男女女们都停下动作来,惊讶地看着我们,坐在萧何大腿上的莺歌更是用吃人一般的眼神瞪着我。

  安维汀有些诧异地看着萧何,不确定地说:你说什么?你要她?

  萧何弹了弹烟灰,扬眉道:怎么?舍不得?

  也不是!安维汀老大不愿意,嘟囔道:你怎么还好这一口,这么多年了都没变,也不怕再被人勾了魂

  你说什么?萧何推开身上的莺歌站起来。

  

  • 2020-10-16 15:19:38 来源:WXB 作者:茶二月
    A+